【新闻】简光友理事与深圳校友探讨组建中南财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05 14:52

  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但是,深圳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友最多的城市,据说,有五万人,每一个城区,每一个乡镇,都有校友的身影。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友总会理事、上海校友会理事,湘财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负责人,88农财,简光友,倡议与母校金融学院,联合发起成立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固定收益同学会,深圳这一站,遇见的校友,大都是80、90后,而且,这些年轻人很多都在工作岗位上独当一面。

  中午,在公司负责一级市场业务的宋江龙,与简光友简单吃完饭,就拖着行李箱奔赴机场,说是要飞河南,那里的人朴实,喝酒的时候,先给客人端上三杯酒,客人喝尽,主人不喝,以示敬意。我们顿时对宋江龙佩服有加,好在现在是在深圳,不是在易水岸边。

  在这里,97级的张煜,都算年纪大的啦!尽管他管理着300亿元的私募债券基金,是行业大佬。下了班,他背起双肩包,赶过来,与大家分享自己对市场的看法,虽然他说不胜酒力,但是,经不住师弟、师妹们一番好意,一两瓶红酒就下了肚,满脸通红,大家都说:“没有想到,师兄还是这么害羞!”

  我毕业的时候,进了农总行。同期,清华、北大等等名校毕业生,他们去了农总行最热门的外汇交易。我们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比较普通,我就做了一名普普通通的人民币交易员。多年以后,人民币的权重越来越大,也许是我的运气好吧,有一段时间,整个中国债券市场的四分之一,就在我们的指尖。因此,我一直在想,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如何不普通呢?就在时间这两个字上,我们愿不愿意沉下心,能不能坚持,始终在市场里保持生存,这样,机会,我们始终就有。

  六年前,我们自己创业乐瑞资产,做私募债券基金,刚刚开始,真的挺难,与以前不太一样。债券,这个行业,有人做平台,有人做基金经理,都可以赚钱。我们自己觉得,更适合做一个基金经理,面对市场就可以了,不用天天去处理复杂的人事关系。于是,我们就定位做一个传奇的基金经理,埋头做事,让市场说话,不做广告。现在,我们管理了20家银行的资金,300亿元的规模。可能大家并不知晓,我们还尝试发行了一只债券基金,没有找理财机构推广,五年下来,年化收益率13%。

  你说的,上海从容投资的吕俊、郑莹校友,我知道,他们做的全天候宏观基金,真的很好,我很钦佩。有机会,大家可以一起交流。我从北京转战深圳、香港,以后,一定也会去上海发展,那里,毕竟是中国的金融中心。

  成立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固定收益同学会?那当然好啦!可以促进我们这些校友们进行全球范围的交流,也可以让在校的师弟师妹们尽早地了解这个市场、这个行业,让他们知道,普通人,完全可以做不普通的事情。这件事,我愿意为校友们站台,愿意分享自己的经验教训。

  你说我年轻?哈哈,在我们公司,我算年纪大的啦!今年,我们招聘的有1995年出生的。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一点,毫无疑问。

  我是1979年的,是1970年代和1980年代过渡时期,你说承前启后,那个时间可不是我定的!只是觉得运气特别好,这些年一直在债券这个领域摸爬滚打,这个行业在今天有60万亿元余额的市场,而从业人员不过一万人,不像信贷、股票等领域,从业人员多如牛毛。当然,今年债券市场不景气,哪一个行业没有波峰和低谷?关键是我们这个行业再怎么疲软,我们都有饭吃!行情不好的时候,不要为了所谓高利润去赌博,非要去寻求高利润,逆势而为。现在,正好修生养息,全国各地的校友一起发起,成立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固定收益论坛,大家以母校金融学院为中心,以上海、北京、深圳为运营纽带,将全国各地从事的固定收益的上下游校友穿起来。

  简光友师兄在上海起了一个好头,花了三年时间酝酿、筹划,并多次赴武汉与母校金融学院沟通。我们深圳这边,去年先成立了“做债茶山刘”这个债券一级市场组织,将大家拢在一起。去年,我还去过母校,与学弟学妹做了交流。不过,他们一上来,就问我这个行业工资多少等等,非常眼前的问题。我就很遗憾!他们在学校有的是时间,研究不同金融领域的具体情况。如果在校不努力,到社会上,要更加努力,你才能有竞争力。我们对行业有深度理解,对自己才会有方向。现在,证券公司为什么要求毕业生要在公司实习一年以上,再招聘你,因为不放心!因此,我们发起成立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固定收益同学会,会有这么一个功能,对学弟学妹们敞开大门,提前进入实习。当然,我们也会有选择,不然,你不努力,怎么给你机会。

  我们作为联储证券的员工,要与公司结为一体,共同成长。其实,这与我们这些校友们一起发起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固定收益同学会一样,这个世界,无限链接、分享价值,已经成为趋势;组织化生存,永远比单打独斗,更具备竞争优势。

  ——陈蒙举,99经济学,联储证券有限公司固定收益事业部总经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固定收益同学会(筹)联合发起人